入侵

假如他们人性都是相互排斥的,那么两人处在一起是不是可能有一个入侵另一个呢?

欺骗的爱

一个娇弱的女孩头靠在一个单薄矮个男生的怀抱里,满脸幸福地偎依着,男生微张着细眼满脸恶狠狠地注视着迎面走来的路人。

词语联想

听到双皮奶,会从它的发音想到冬天感冒时吸溜鼻涕的童年往事。

金脑盖

爸爸回家了,这次回来,他一改从前的态度,教训我,骂我“金脑盖”。我哭了,我觉得委屈,这突如其来的辱骂让我受到惊吓,脑神经被粗鲁地挑动了一下,突然,我听到一个女的在尖叫,叫了很长一段,竭力在维持着不变的声音强度,让我忍不住同情起她了,心里产生一样的痛苦了。我张着嘴,但是却叫不出声,我想像她一样。我竟然羡慕起她能这样使劲,甚至有点嫉妒了。我张望着周围,我才看到爸妈呆呆地用不敢相信我的眼神注视我,好像在问我是不是他们的女儿。我心里莫名很庆幸,我变成了她,不,我就是她!

人是感性的存在

驱使我兴致的事情,画画就是一项。不过在少年时光里有幸能接触纯文学的写作。可是,在这方面我倒是捉襟见肘了。跟人比较,原来是自己落后了。

我总爱这么说,自己落后了,自己赶不上了,路太远。时代不论再怎么变,人呢,总会被一句话打败——因为你没做好规划。我相信这是失败人生的最后的良药,唯有愧疚的是,那时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呢。

因为人们总会相信一个人说的话,乃是他的精神产物,也是值得任何辩驳的。无奈的时候,废话连篇。

© 飞虫 | Powered by LOFTER